• 报名咨询:0911-2380707;19991150707

首页 > 红色文化 > 红色知识

【建团百年历史资料】回忆鲁迅青年学校

回忆鲁迅青年学校

白云帆

一九三六年八、九月间,在党中央决定改造共青团的前夕,为了培训青年干部,以团结全国爱国青年参加抗日救亡运动。共青团中央在保安县(陕西省志丹县)刘家坪创办了中央团校。鲁迅逝世后,为学习鲁迅革命精神,适应共青团改造的新情况,又改名为鲁迅青年学校。当时赖大超任校长,黄静波任副校长并具体负责教学,揭俊勋负责军训和后勤。这个学校共训练了两期青年干部,一九三七年四月西北青年救国代表大会以后就结束了。

第一期从一九三六年九月到一九三七年一月,学生有一百二三十名,编为三个班。学员主要是陕北苏区的团干部和红二、四方面军中的小红军,最大的十七八岁,一般都是十五六岁,我是陕北团省委派去的,年龄最小,只有十三岁。学习的主要内容是文化知识,学拉丁化新文字,在学文化过程中灌输革命理论,加进反帝反封建、土地革命、抗日救国等内容,同时开展军事训练。唱歌、跳舞等活动。

学习期间,我第一次知道了鲁迅是什么人,老师给我们讲鲁迅是文化革命的先锋是中国的“高尔基”,是党外的布尔什维克;要像鲁迅那样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。政治课主要讲中国社会状况“九٠一八”东北沦亡了,日本怎样欺压我们;讲抗日救国和统一战线;讲俄国革命和苏联人民的幸福生活;讲实现共产主义,“住高楼大厦、吃鸡鸭鱼蛋、穿绫绸彩缎”。还讲学文化的重要性,不识字,什么也不懂,就愚昧。通过学习,扫除了文盲,为以后学政治,学文化打下了基础;初学懂得了革命的对象、目的和任务,思想上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有了较深的认识。

当时学校的条件很差,首先没有桌凳、黑板和纸笔。我们发扬红军的优良传统,自力更生。想办法克服困难。借了老乡的木板,底下垫上石头当桌子用借了门板合起来,用锅墨一刷就算有了黑板用,石灰锉成一个个小棍子做粉笔。每人给小木板四周钉上边,做成沙盘,平常就用小棍棍在上边练字写字。后来每人分到一截铅笔(一支铅笔分给几个人)和半张毛纸(折成三十二开有五六张),平时谁也舍不得用,只是到了写文章。出壁报时才很节约地用。晚上学习的照明没法解决,我们就到山上老乡已收过的蓖麻地里捡未收净的蓖麻,回来剥掉壳。把蓖麻仁用高粱杆皮做成的插子串起来,插在小泥墩上点着,我们就是坐在这样的“小油灯”下坚持学习的。

最大的困难是没有吃的,生活特别艰苦。我们一面学习,一面想办法解决吃的。每天上午学习两三个小时后,就上山采野果子几乎把野杜梨采光了。采回来后就按人平均分。野果没有了,我们就上山在老乡挖过角洋生姜地里找洋生姜吃,平常吃的是高粱、荞面加野菜的糊汤。开始一人分一小碗,后来少了就分半碗,根本吃不饱。有时一两天吃不上饭,尽管物质生活异常艰苦,但大家为了搞革命打日本,都充满了乐观主义精神,学习、军训、唱歌仍然是刻苦认真的。记得有这样一个笑话,有一次我们派出去搞粮的同志走了几天还没有回来。粮食接济不上,已经停火两天了,同志们饿得难以支持,有的都昏过去了,但大家仍无怨言。这时一位同志为了调节气氛开了一个玩笑,他从山下赖大超(代号大常)、黄静波(代号小常)的住处跑上来,一本正经的喊道:“不得了啦!大常和小常打起来了,谁也拖不开”。当时我们想,两位领导亲密无间,平常配合很好,和同学们也不分彼此。生活上体贴关怀,思想上帮助引导,怎能打起来呢?就都急急忙忙地跑去劝架,结果一看,他们没有打架。就问这个同学,他说:“怎么没有打架呢?同学们几天没吃上饭,肚子里的大肠(大常)和小肠(小常)饿得都缠到一起了,这不是打得谁也拖不开吗?“同学们听后大笑起来,一笑谁也不觉得饿了。

西安事变发生后,同学们可高兴啦,肚子也不感到饿了,自发地展开讨论,要求把蒋介石杀掉。后来我们党和平解决了西安事变,把蒋介石放了,同学们心里可难受啦,思想上通不过,吵得很厉害,认为干革命就是要推翻蒋介石反动统治,不杀蒋介石。这还干什么革命不行,非杀不可。于是领导又给我们讲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,要逼蒋抗日,实行国共合作不杀他不是他好,而是要让他抗日救国,杀了他,国内就会乱起来,外国人会乘机打进来,我们就要做亡国奴我们现在要搞统一战线,而且马上要到延安去等等。道理一讲,思想上通啦,都认为党中央毛主席站得高,看得远。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,鲁迅青年学校就随着党团中央搬迁到了延安,开始学校设在城隍庙里,学生住在老乡家里,以后搬到一个土豪的四合院里。

在第一期学习期间,学校也建立了团组织,每个班都有团支部,设书记、宣传、组织、文体、青妇等委员,支部里又分若干小组,我还被选为班里的团支部委员和小组长。当时的组织生活可严格啦,虽在下边亲如手足,但在会上铁面无私,都非常认真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。十二月共青团实行改造,大多数团员都转为党员,因为我年龄小,没有转,把我叫积极分子,我哭鼻子,说:“我一九三四年都入了团,现在不要我啦……。”领导就给我做工作,说入党要有一定的年龄还要承担一定的工作,你太小,承担不了这些工作,等你再长大一点就可以入党了。听了以后觉得讲得对,也就服气了。

当时我们同学之间团结得很好,互教互学,互相帮助。女同学给男同学做鞋。洗补衣服。男同学抢着上山打柴、背粮并主动烧热水让女同学洗头、洗衣服。亲如兄弟姐妹,在这里我真正感受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。我身体素质差,到团校学习前就害了伤寒病,到团校后又转为重伤寒,曾几天几夜不醒人事,把同学们急得都哭了起来,他们轮流看护我。在同学们精心照料下,我很快恢复了健康。

学校迁到延安后,学习、生活都比在保安时稳定了,由于和团中央机关较近。冯文彬、胡耀邦等领导同志也常给我们讲课、作报告。一九三七年一月下旬。第一期学习结束了,团中央在延安高级小学俱乐部里为我们举行了毕业典礼。教育部长徐特立和团中央秘书长胡耀邦到会给我们讲了话,徐老鼓励我们在实际工作中继续学习,成为一个能干的英雄。耀邦同志对我们说。现在共青团改造为青救会啦,你们毕业后要在青救会领导下,去开辟青年抗日救亡工作,发展青年会员,还要开展新文化运动;你们要把学到的知识记住,要去教人,要去使用,更要继续提高你们的思想和文化水平,最后给我们发了毕业证书。第一期毕业后,我被留下当音乐老师,第二期二月初开学,小红军增加了,陕北苏区团干部比第一期少了。学习内容和第一期基本相同。办到四月份,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。西北青救会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,学校领导人相继调走了,多数学生走上青年工作岗位。这时只剩下三四十人,缩编为一个青年队。由李瑞山、阎建兰和我,还有个姓宋的管理员带队。从延安出发到延长县继续学习,主要是学文化。搞军训。呆了一个月左右。国民党机关刁难我们,骂我们是“乞丐”,吃的搞不到。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延安,西北青救会给我们分配了工作。学校就这样结束了。

鲁迅青年学校创办于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,红军三大主力会师、共青团改造之际,不仅接待安排了一批红军小战士,而且更重要的是用革命理论和文化知识武装了青年干部,为共青团改造为青救会、执行统一战线的新任务。开展青年抗日救亡运动准备了一批干部,她在共青团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和作用。

198312月和198411月赵有奇访问整理,已经本人审阅》

注:白云帆同志是外经部土畜产品公司退休干部。

 

19855月印)
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